首页

主页 > 访问学者 > 访问学者报告

身心灵的复活

刘平
刘平

通过北美华人基督教学会提供的机会,笔者利用暑假的七、八两个月先后访问美国多家神学院和高校。在大病初愈之后,有机会到美国访问,实际上也是一次难得的身体和心灵重新得力的乐事。可以说,若早一点换一个环境,可能对笔者的身心有更加快速有效的帮助。就此而言,笔者的感谢是不言而喻的。

在短期的访问中,笔者的主要焦点还是在于广泛接触美国学术界和教会界。在如下几个方面,此次长距离短时间的旅程,为笔者未来的学术研究提供了不少资料和信息。

一、拓展笔者研究的学术领域。在西敏寺神学院访问期间,笔者有机会参加相关圣经辅导(biblical counseling)课程的学习,并查询资料。圣经辅导对于西敏寺神学院,乃至对于学术界本身,都是一种新的学科和研究领域。西敏寺神学院以自身独特的圣经辅导而闻名于美国教界内外,声名远及全球,并对教会与社会产生出积极和持久的影响力。作为一门崭新的学科,圣经辅导发端于神学界对现代主义、人本主义心理学的抵制和反抗,试图从圣经神学传统出发,为教会与社会提供一套独特的理论、方法与实际运用,处理当代社会所普遍面临的各种心灵危机:离婚、老年化、孤独、抑郁、瘾症等。所有这些问题,对于当代中国社会并不陌生,毋宁说也非常流行,并产生出并不比西方社会少的难题。就此而言,圣经辅导,以其自身的学术以及实践性,可以让大陆学术界以及教会界加以借鉴,用以补充圣经研究以及补救社会危机。

二、利用图书资源补足教学材料。美国大学以及神学院丰富的藏书可以极大地补充在大陆课程教学资料上的不足。在访问期间,笔者充分利用网络、图书馆、实体书店,下载、阅读和购买自己课程教学所急需的学术资料。在短期内,为“摩西五经研究”、“希伯来先知研究”、“圣经与公正”等圣经类课程添加了新的资料,可以大大提高教学质量,为进一步写作相关教材打下了资料基础。

三、参加学术会议,拓宽学术交往领域,了解学术前沿问题。在访问期间,笔者先后参加两场分别于洛杉矶以及波士顿举行的学术会议,其中相关议题均与中国基督教研究密切相关。从两次学术会议以及其他相关学术活动中,笔者广泛交流中外学者,认识到21世纪中国基督教研究或圣经研究必须处理好两个方面的大问题:1、基督教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即基督教若要成为中国文化之一部分,首要的任务是在巩固自己的根基之同时,要了解以及研究儒释道以及民间信仰。当代蓬勃发展的基督教仅仅是当代中国宗教复兴中的一个部分。换言之,中国基督教在认识自身的增长之同时,要清醒认识到与之齐头并进的还有中国化或中国本色的宗教。跨宗教对话与交流是21世纪中国宗教研究的一个特色和趋势。若中国基督教无法在此方面有所作为,21世纪中国基督教会出现与当代乐观判断相互违背的可能性。就当前的处境而言,中国基督教需要大量继承基督教历史上的丰富的神学遗产,为对话与交流提供文本基础。用一个比喻来说,就当下中国基督教的学术水准而言,它虽然无法与国学比肩,但是通过一定的学术积累,在不长的时间内还是可以形成一定的学术规模。2、基督教与自身传统的反思,即认识鸦片战争以降至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前后百年中国基督教在传道与社会服务上的得失。当代中国基督教之面貌可能与这种检讨之深刻程度存在某种联系。简言之,对于近代中国基督教在神学、教会建设、与现代性的关系等问题的反思越加深刻,21世纪中国基督教重蹈覆辙的可能性就越加稀少。

四、了解美国基督教与社会文化之间的复杂关系。就基督教对美国社会整体上的影响力,学术界向来看法不一。但是,有两个方面的事实可以用来说明基督教对美国社会过去与现在乃至将来都会发挥一定程度的作用:其一,美国立国受到基督教特别是清教徒的影响;其二,美国公共生活之背后依然有基督教价值观与世界观的支持。这两个方面可以平衡我们对“基督教美国”的认识与分析。的确,在美国历史与现实中,虽然基督教日益私人化和世俗化,在公共空间中,基督教依然以公民与非政府组织的形式发挥作用。稍微远一点的是1960年代的民权运动,近一点的是奥巴马政府所面对的反堕胎运动、反全民医保等。美国经验说明,政教分离原则并非仅仅局限于一种模式:宗教完全私人化而无关乎于社会公共生活,而政治也对宗教完全不闻不问。政教关系从来都是以某种方式相互影响相互作用。而美国以它自身的经验佐证了这一点。而美国经验值得中国大陆思考和批判。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