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的位置: 主页 > 学术会议 > 基督教与中西文化 > 正文

中西文化对谈会议简报

2011年3月学术会议
2011年3月学术会议

2011年3月29日至30日,武汉大学欧美宗教文化研究所与儒学和孔子研究中心联合举办中西文化小型对谈会。在此次对谈会上进行主题发言的是香港中文大学温伟耀教授、武汉大学郭齐勇教授和赵林教授,此轮对谈主要从发生学的角度讨论中西方文明和宗教的起源和发展,将谈话对象的时间分别限定在中国汉代以前和西元四世纪前。北美华人基督教学会会长王忠欣博士和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储昭华教授做点评人。20多位师生参与了研讨会。

郭齐勇教授首先发言,他运用丰富的史料描述了中国文明,尤其是敬天法祖的中国宗教的起源,力图从上古宗教和文明的进程考察儒学的前史。中国文明发源于农耕部落,最初民神杂糅,人们崇尚淫祀。五帝之一的颛顼所做的重要工作是“绝地天通”,使人神之间不杂也不离,规范天上和地上的统治者的权限。在尧舜禹以及之后的夏商周时代,都邑式的国家逐渐形成,出现了宗族社会、带有强制性力量的公共权力以及带有一定规制的礼制,也就是作为社会组织的宗统、神权以及作为国家组织的君统、王权,并且在这样一个人们普遍有宗教信仰的神权时代,宗统要大于君统。古人非常强调结合宗统和君统、天神和俗世生活,比较理性地对待神灵存在和俗世生活。此时,天神崇拜已经不是对自然天道的迷恋和崇拜,而是对主宰意义上的天的崇拜和精神依靠,带有非常强的宗教意味和终极关怀。祖宗崇拜加进了天神崇拜,以德配天,敬德保民,把对天神、祖宗神灵的崇拜安放在尘世的主人之上,以此保持小民的生存。儒家从这些原始宗教对神明的崇拜中发展起来,最初的儒家就是小祭司,他们比原始巫术和宗教更重视文化价值和道德理性,非常强调将俗世生活纳入到崇拜系统之中,达成王权和神权的和谐统一,他们通常借助神权来限制王权,以此维护小民的生存。

温伟耀教授主要论述了基督教从耶稣一直到君士坦丁把基督教合法化成为国教(大约在公元4世纪)这几个世纪的发展。他论述了三个方面的内容。首先,基督教从犹太教脱离出来,耶稣不但在伦理方面进行了变革,将重心从行为规范(律法)转向内心动机,从人的传统回归上帝的准则,而且宣称他自己就是基督(弥赛亚)。使徒保罗认为上帝并不仅仅是以色列的上帝,而且是所有民族的上帝,外邦人也能成为他的选民,另外,他还进一步破析律法,宣扬因信称义。由上可见,他们展示了基督教的三个特点:破传统、跨阶级和跨民族(文化)。其次,虽然基督教从犹太教突破出来,但它至少继承了犹太教的两个特点:第一,《旧约》强调上帝不是抽象地在个别的、神秘的经验中与人相遇,而是在人类的大历史当中显现祂的存在,表现祂对人的意义,而《新约》继承了这一点,宣扬上帝道成肉身来到人间,肯定耶稣的死亡和复活是真实的历史事件;第二,从宗教经验上说,《旧约》和《新约》都强调上帝与人有情意相遇(personal encounter),道成肉身的耶稣与人的相遇是基督教里面人与上帝对话性相遇的高峰,基督教重视面向上帝的“祷告”而不重视个人内心的神秘经验的修炼,这与中国的道教和佛教有很大的区别。最后,基督教在古希腊罗马文化中的发展突出表现在两点:第一,教义的形而上学化,确立三位一体等基本教义;第二,在逼迫中发展,与罗马社会和文化既有“距离感”,也有“亲和感”,具有“超世”又“入世”的生命力。

赵林教授则主要从基督教的另一个来源,即古希腊文化来谈论基督教的发展,论述了古希腊罗马文化对基督教的影响。他首先描述了当时的西方文明史,指出,从古希腊文明到中世纪出现之前,西方发生了一个首先分离,然后统一,最后又出现分离的过程,并且在分离之中有统一,统一之中有分离,具体而言就是,在古希腊时期,政治上分裂,存在众多独立的城邦,然而却有统一的希腊宗教;接着开始马其顿化,希腊的政治分离主义被抛弃,取而代之的是专制主义,最终出现了强大的罗马帝国,政治上实现了统一,然而宗教文化上又处于分裂状态;接着因为蛮族大入侵而陷入了封建割据状态,政治上分裂,但是在宗教上又实现了统一,这个宗教就是基督教。接着,赵教授分别考察了古希腊文明、古罗马文明和基督教三者之间的关系。第一,他论述了古希腊与古罗马文化之间的差异:罗马文化在哲学、文学和艺术等高雅的东西上基本上都是在重复希腊,没有创意,它偏功利,在法律、农业、建筑等实用方面有自己的创意;从崇拜的神看,希腊人追求智慧,崇拜的神是智慧女神雅典娜,而罗马人崇尚武力,崇拜的神是战神马尔斯;希腊人追求个人自由,而罗马注重国家的强盛和秩序;从基督教教父上看,希腊教父强调理性的精神,宣称哲学与基督教信仰是一致的,而拉丁教父相对比较狂热,用信仰排斥、否定,甚至颠覆理性。古希腊文化和古罗马文化之间的张力和差异甚至导致了基督教的第一次大分裂:东派教会始终坚持用希腊语传教,后来成为东正教,而西派教会坚持用拉丁语传教,后来成为罗马公教。第二,他考察了古希腊文化与基督教的关系,希腊文化崇尚世俗的生活、自由和理性,其多神论宗教宣扬灵肉统一和神人同性同型论,但是古希腊哲学中以柏拉图为代表的形而上学区别了灵与肉、神与人,强调超验世界,与基督教在精神气质上有密切的联系,这使得它们最终被基督教吸收。第三,罗马帝国首先建立起凯撒与上帝的关系。在古中国,宗统与君统总的来说是比较和谐的关系,但是在古代西方,存在着教俗之争、西方教会和世俗王权的冲突,即凯撒与上帝的对立,这个对立大致经历了如下过程:首先是罗马帝国的统治者即凯撒迫害基督教,然后是前者扶持后者,承认其合法性,而随着蛮族入侵,帝国灭亡,西欧陷入封建状态,没有了凯撒,基督教处于主宰地位长达一千年,各地的世俗统治者都臣服于上帝的教会。

在三位发言人各自陈述了自己的观点之后,王忠欣博士首先进行了评论,指出温教授所谈论的基督教尽管大家都很熟悉,但是其谈话仍然有很多亮点,而赵教授清晰地梳理了古希腊罗马哲学和文化与基督教的密切关系。针对赵教授说在蛮族入侵之后西方政治分裂,而文化是统一的,全部信仰基督教,王博士指出有两个原因:第一,语言,西方不像中国那样有统一的语言文字,除了希腊文和拉丁文之外,还有各蛮族自己的语言和方言,多样的语言不利于政治的统一;第二,基督教的教会在组织层面上发展得比较完善。王博士近年来对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儒学多有涉猎,因而对郭教授的谈话特别有兴趣。针对郭老师说中国的宗统与君统有一种和谐互生的关系,王博士指出中国在汉代以后重儒学和伦理而不是宗教,并且即使如此,儒家也总是在王权之下,而基督教与世俗权力的关系则一直发生着变化,尽管在西罗马帝国的短暂时期神权一度服从君权,但是在漫长的中世纪,神权脱离君权的控制,即使近代以来,世俗权力崛起,基督教仍然是独立的,对社会具有重要影响的力量。王博士还指出,儒学作为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对于中国的历史命运要负一定的责任。在宋代,知识分子比较有骨气和独立意志,然而在明末和清代,知识分子忠君,奴性非常重,人们指责这是儒学本身造成的。但是很多人认为儒学是代人受过,那么,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

储昭华教授指出,三位教授提供了很重要的方法论启示,即把概念和问题放在特定的历史和文化背景以及演变过程中来进行合理的、内在的比较和相互批判。温教授讲到超越又内在的上帝是圣灵,而中国文化的特质在于内在的超越,特别是儒家非常重视内在的超越,认为天道本身下贯以后存在于人世间的一切事物之中,由此,储教授问,这两种超越的内在和相通是否有细微的差异呢?儒家的天人之间有一种上下的贯通,神人相通,但是圣灵意义上的超越又内在的神具有无限超越性,神人之间是隔绝的。针对温教授说基督教具有破传统、跨民族和跨阶级的特点,储教授还提出疑问:这种强调超越局限性而追求普适性的特点是否与罗马所强调的涵盖和主宰一切的自然法有内在的关联。除此之外,储教授指出赵教授对希腊文化和罗马文化做了很好的对比,承认希腊文化从形而上学和纯粹思辨的层面看确实在罗马文化之上,不过,他指出,在涉及世俗之物方面,尤其是法哲学和政治哲学,罗马人对西方文明可以说功不可没,具有奠基作用,罗马的自然法传统对后世的影响极大,超过了古希腊文化。储教授还指出,虽然希腊文化散发着自由和理性的光辉,而罗马文化更强调整体的秩序,但是希腊人所讲的自由更多的是城邦整体的自由,个人的自由是近代的东西,相反,罗马人在自然法基础上发展的平等意识、私权意识比希腊人更强。

- End -